• 您好,广东体彩欢迎您!为了获得本网站最佳体验,我们建议您使用最新版的谷歌浏览器、火狐浏览器、360安全浏览器、360极速浏览器、ie11或Opera 浏览器。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体彩新闻 » 正文

第四届体育彩票·红色日记丨电视剧《爱人同志》编剧手记

引言

由广东省文化学会、广东省体育彩票中心、中共天河区委宣传部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喜迎二十大,奋斗新征程——第四届体育彩票·红色日记征文活动”自今年3月启动以来,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热情参与。征稿结束后,经过组委会评委专家认真筛选,评选出一批优秀作品。

11月9日起,广东体彩推出“喜迎二十大,奋斗新征程——第四届体育彩票·红色日记征文活动”优秀作品展示专题。本文为此次优秀作品展示专题的第九篇。

 

电视剧《爱人同志》编剧手记

唐栋、蒲逊(军旅作家)

 


电视剧《爱人同志》的创作,是我们对革命历史岁月的一次虔诚之旅,是我们对中国共产党人信仰高地的一次精神探寻,是我们对时代激流中奋发勇进的一代青年的深情缅怀。

八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看到了一些介绍江姐原型江竹筠的资料,以往对江姐的了解都是她如何在狱中与敌人英勇斗争、如何壮烈牺牲,但在这些资料中我们却看到了一个小女人态的江姐,看到了她丰盈的才情、丰富的内心世界、曲折跌宕的人生经历,看到了她在复杂斗争环境造成的复杂感情状态中的惶惑和苦闷,以及在这种痛苦中迸发的高尚情怀。

与此同时,我们在与广东党史界的一些专家接触时,了解到陈铁军的真实生平故事,也与一直以来所宣传的“刑场上的婚礼”有很大出入。有专家考证说“刑场上的婚礼”并不存在,陈铁军其实另有所爱,流传的爱情神话的背后是一个缠绵悱恻、无奈而让人扼腕叹息的悲情往事。而得知这一切后,并没有影响陈铁军、周文雍在我们心目中的崇高形象,反而觉得他们更加真切可信、更加亲近可感、更加钦佩可敬。

我们翻阅了大量党史资料,走进那壮怀激烈的峥嵘岁月,去触摸历史表层下的深层纹理。

我们看到了那个大时代,现代文明的大潮刚刚冲撞开东方古国的大门。各种思想杂陈,各个党派林立。为主义、为私欲,征伐连连,血雨腥风,英雄辈出,枭雄当道。

我们看到了一群青年,刚刚奋力挣脱旧时代的枷锁,在那西风东渐、新旧交替的时刻,他们是接受新思想、新观念最快的时代先锋,也是接受新的生活方式最快的那个年代的时尚青年,热情、敏感、心思细腻——这和现在的年轻人有诸多相通之处。但和现代人的务实、追求自我价值不同,那时的青年以天下为己任,一心探求救国救民的真理。他们的思想是那样单纯,精神是那样纯粹,他们是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浇铸的一代,为了心中的信仰可以抛家舍业,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可以牺牲亲情、爱情,可以舍弃自己的一切……

于是,我们找到了心目中的人物感觉。而给我们冲击更大的是那些青年中的女性。上个世纪初的中国女性处在中国历史中的一个特殊时期,她们刚刚从缠足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就被推进大时代的洪流中沉浮挣扎,这注定了旧礼教和自由、解放的新思想在她们身上的交锋更加激烈;女性的柔弱注定了她们在无情的征战和铁血的革命中很容易沦为牺牲者;天性赋予的担当女儿、妻子、母亲的角色,注定了她们在命运的拨弄中必然要承受更多的磨难,对她们内心的煎熬和撕裂更加剧烈。而天性的柔韧使她们具有格外的韧性,这“韧性”甚至比“刚硬”更加坚不可摧,无论经历多少坎坷和苦难,在中国革命史上几乎没有过女性的叛变。这让我们的心中油然生发出崇敬之情,于是决定将这部作品的视点对准革命斗争史中的女性。

对于革命历史题材作品的创作,我们也进行了一些思考:如今是网络时代,今天的观众既不满足于过去传统的说教式灌输和对历史的教条式阐述,同时又对过于泛滥过于粗糙的“神剧”感到视觉疲劳。其实随着时代的发展,观念的进步,党史研究领域有许多新的发现和新的研究成果,更多的历史得到正视和承认。比如重庆红岩,解放初有一批烈士名单,八十年代又增加了新的一批烈士名单,现在陆陆续续又有新的烈士被认定。比如其中一个地下工作者虽然也在“11.27”大屠杀中英勇牺牲,但因有幸存的狱友反映他在狱中爱占小便宜,吃其他狱友家里送进的东西,穿其他人的衣服,由于这些原因在极左年代的烈士名单上没有他,但在前几年最终被认定为烈士,这体现了时代的进步和观念的变化。今天,在艺术创作上更要适应这种发展,应该用更大的勇气直面真实的历史,用人性的态度包容历史,用时代的高度去反观和反思历史。大历史强调的是建功立业,推动社会进步,但在这恢弘的大历史之下,却是无数个体命运的辗转流徙、悲欢离合。因了历史本身的错综复杂,个人的命运往往更加曲折跌宕,充满无奈、磨难和痛楚,这中间恰恰蕴含着强烈的戏剧性和广阔的经营故事的空间。并且因在这磨难和痛楚中对信仰的坚守,更加体现出信念的力量和人性的光辉,而这就是我们塑造人物的高度和力度……出于这种思考,我们找到了处理这种题材、结构作品的方式,即将江姐、陈铁军等等党史上有名或无名的人物的事迹融合到一起,置于广东革命史的大背景之下,用波诡云谲的历史流变去推动人物关系的裂变,用人物关系的不断裂变去体现人物性格的复杂性,使故事更加丰富,将人物推向极致。当然,从创作的方法上,人物的成长和人物关系的变化更依赖于人物性格来推动,我们想尝试的方法是:将历史事件和历史进程中的一个个节点,处理演变成合理的情节,以此作为人物和人物关系的另一个助推器,这样,相当于给人物的成长变化以及故事的进展装上了双引擎,因而具有更强的推动力。

我们希望用传统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提炼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讲好一个故事,塑造好几个人物,描绘好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传达出一种崇高的能激励人心的精神力量。

在创作中我们也有一些困惑:史料中一些很好的素材,在变成人物动作和故事时,今天有些观众竟然不相信,比如广州起义中的捐款……这给我们的创作带来挑战,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必须在情节的组织和细节的刻画上更加小心,使之合情合理,并深度观照现实,才能为今天的观众所接受。

在创作中我们也有一些思考:我们表现的是中国共产党诞生之初的那一段历史,其时那个年轻的政党一心救民于水火,一心要将一个衰弱的帝国改造成现代化的强国,她是民心所向,代表的是社会进步的方向,具有无穷的生命力。那种纯净的追求、那种蓬勃向上的朝气、那种勇于献身的激情、那种以天下为己任的担当、那种对信仰的执着坚守,在短短几十年之后的今天,在一些人看来竟恍如隔世了,这些人不相信甚至诋毁他们的存在,但他们却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存在过!这让我们有一种冲动,要把那群人、那段历史记录下来。走了那么远的路,不能忘记了当初为什么出发?面对今天社会物欲横流、价值观念混乱的累累废墟,回首当年,想想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当初是怎样出发的,想想无数先辈牺牲自己的一切所寄托的理想,从那个理想走到今天的现实进程中,社会虽然经历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但同时我们又一不小心丢失了许多……在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当下,应该树立怎样的价值观?怎样构建社会的正能量?我们认为通过作品进行这样的思考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因而我们试图描摹出那些留在历史长河中的矫健身影,栩栩如生;我们想再现那些至美的青春,穿越岁月的尘埃,依然电光石火一般,光耀灿烂。

 

 

鉴于以上对革命历史题材的重新认知和思考,我们结构出了这样一个故事——

二十世纪初,粤东某小镇。被父母从小就许给麦家少爷麦耀棠的沈碧青坐轿出嫁,途中却接到未曾谋面的“丈夫”写在折扇上的休书。母亲为此羞愤而跳井,父亲乘机娶了新太太。碧青受从广州来镇上宣传新思想的青年学生欧阳春晓的影响,又得知麦家少爷就在广州做事,便和女伴陈桂相约一起逃往广州。

碧青一到广州便落入跟踪而至的麦家人手中,被卖到妓院。在拍卖初夜权的花舫上,碧青跳入珠江寻死,被民族资本家欧阳启泰救起带回家中,不想他正是欧阳春晓的父亲。春晓鼓励她从封建桎梏的噩梦中醒来,她从此改名叫沈梦苏。

在欧阳春晓的帮助下,沈梦苏考入了坤雅女中。学校教导主任麦秋实的气度才华深深吸引了梦苏。这时春晓正在大胆地追求着麦秋实,而麦秋实喜欢的却是梦苏。一个偶然的机会,梦苏知道了麦秋实就是那个半途逃婚、害苦了自己的麦耀棠,犹如晴天霹雳,她再也不愿看到麦秋实。

在沙面罢工中,梦苏与失散已久的陈桂相遇。梦苏要陈桂和她一起离开广州,陈桂因此时爱上了罢工领导人之一的欧达铭而不愿离开。

为了锻炼梦苏,麦秋实要她去送一个情报。这是梦苏第一次执行革命任务,由于紧张而失败,险铸大祸。这时麦秋实从陈桂口中知道了梦苏就是被他“休”掉的沈碧青,内疚、悔恨、因而也更爱梦苏,但梦苏对他却难以原谅。当春晓发现麦秋实爱的是梦苏时,心被刺痛,她与梦苏之间的矛盾也随之而生。春晓的表哥、刚刚参加东征归来的黄埔军校生袁昌对梦苏颇为有意,春晓便竭力撮合,但梦苏不为所动。

北伐开始了,梦苏、麦秋实、春晓、陈桂、欧达铭、袁昌等都投身其中。在一次战斗中,梦苏被麦秋实的勇敢和对她真挚的爱所感动,她奋力将身负重伤的麦秋实背下火线。回到广州后,他们互相坦露了心声,并准备结婚。春晓知道后难以承受,欲跳湖自尽,被麦秋实和梦苏救起。

斗争形势进一步恶化,区委决定设立一批秘密机关,出于安全考虑,这些秘密机关都要以家庭为掩护。组织上决定由麦秋实与春晓、欧达铭与梦苏分别假扮夫妻组成“家庭”。梦苏和麦秋实眼看就要终成眷属了却又遭此拆分,而陈桂对于自己钟爱的欧达铭与梦苏成为“夫妻”更是难以接受,但她们只能服从,只有春晓和早就觊觎着梦苏的欧达铭对此感到惬意。

广州起义失败了,全城笼罩在一片血雨腥风之中。为躲避敌人搜捕,梦苏和欧达铭躲进一个柴垛,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欧达铭竟然乘梦苏血晕昏迷之时强奸了她,并导致怀孕。为了腹中的孩子,也为了革命工作,梦苏把对欧达铭的憎恨藏在心底,默默承受着这一切,对麦秋实则有意回避,这令麦秋实很是不解。

已经转移到香港的麦秋实和春晓、梦苏和欧达铭他们,受上级指派继续以“夫妻”身份做掩护,秘密回到广州重建遭到破坏的党组织。由于区达铭的工人出身,任命他为新市委负责人之一。区达铭急于发动“春骚行动”,结果暴露,时任国民党行动队长的袁昌率人抓捕了欧达铭,接着梦苏也被捕。在狱中,欧达铭经不住威胁诱惑,以释放梦苏和他的孩子为条件,秘密叛变,袁昌派他打入共产党在汕头的地下交通站,以破获更多的共产党地下组织。

此时的欧阳春晓,在白色恐怖下已经完全失去了当初的革命热情,与医生潘卓南结婚成了家,只想清清静静地生活。而梦苏在汕头的地下交通站,经受了各种生死磨难,变得更加成熟与坚强,为中央苏区取得反“围剿”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最终,她与陈桂识破了欧达铭的叛徒嘴脸,在危急关头两人合力将其击毙。

中央红军踏上了战略大转移的征程,伤愈归来的麦秋实跟随大部队一起北上,已经成为地下党组织负责人的梦苏则留下来继续坚持斗争。临别,梦苏拿出那把折扇交给麦秋实,麦秋实挥笔在另一面写下一份婚帖,两人相约:等革命成功了,我们一定举办一个隆重的婚礼!

梦苏深情地目送着麦秋实融入远方的队伍……

我们想让这个故事成为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广州大革命时期的历史缩影。那是个风云际会的大时代,诞生之初的中国共产党正值青春时期,生机勃发,一大批有志青年在她的思想感召下,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上下求索,挥洒着他们的青春和热血,而他们的奋斗最终给一个暮气沉沉的古老帝国带来了改天换地的巨变。

我们竭力从新的角度开掘革命历史题材,将视角更多地对准了女性。女性在革命斗争中的角色是多重的——既是女儿,又是母亲;既是爱人,又是同志。在残酷的斗争生活中,她们的牺牲是多重的,往往要承受更多的痛苦、经受更多的磨难,但她们往往更加坚韧,更加义无反顾……本剧着力塑造了沈梦苏这个为信仰和爱付出一切的女性,她在风云变幻的大时代与一个女人的小格局里左冲右突,浮沉起伏,既演绎出一段惊天动地的爱情,也在对理想和信念不屈不挠的追求以及近乎自虐式的坚守中,实现了命运的涅槃。在刀锋嗜血、白色恐怖的极端环境中,她有爱不敢爱,相爱不能爱;她又在烽火连天、风云激荡的复杂斗争中,在对信仰的追寻和坚守中得到了爱的升华,愈显其珍贵,愈见其纯洁!因而可以说,这是一段革命斗争背景下不乏残酷却更显大爱的浪漫情史,又是一部突破困厄、破茧蝶变、从小家碧玉到坚定的革命者的女性成长史,也是一个普通女子用心灵和信念谱写出的壮美的命运交响曲。

 

 

剧中几个主要人物的设计:

沈梦苏——外表文弱,性格温婉,有时甚至懦弱胆小,但却绵里藏针,内心蕴蓄着丰富的情感和巨大的能量,一旦爆发则惊天动地。

她出身于小镇上的大户人家,从小被父母包办婚姻,却在出嫁途中遭遇“新郎”麦耀棠逃婚。巨大的变故迫使她不得不从小镇出走,来到省城广州,在热情的富家女欧阳春晓的帮助下进入新式学堂坤雅女中读书,在这里结识了英俊博学、充满新思想的青年教师麦秋实,对他由敬佩崇拜变成了难以自拔的爱恋,这时却发现这个男人就是曾经深深伤害过自己和家人的“落跑新郎”麦耀棠……

在那风起云涌的年代,个人命运细如微尘,梦苏初如飘落在惊涛骇浪中的一片秋叶,被裹挟于漩涡而难以自拔。但她终在麦秋实的引领下走上了革命道路,经历沙面罢工、广州起义等,在艰难曲折的斗争中得到锻炼,建立起坚定的信仰,同时也经历了友情的分分合合、爱情的大起大落。

由于斗争环境的严酷复杂和命运的阴差阳错,一方面是梦苏和麦秋实深深相爱,却总是失之交臂,无法走到一起;另一方面命运又使她与原本排斥的区达铭结下孽缘,而区达铭的背叛让她的人生变得更加坎坷。

相爱却不能相拥,不爱却又无法摆脱,这是何等的无奈!

最终,梦苏经受住了残酷斗争的洗礼和艰难生活的历练,一步步坚实地成长起来,在麦秋实跟随红军长征后,她留在白区成为一名地下斗争的领导者。

麦秋实——曾是塘西镇上最富有的麦家少爷。他背叛家庭走上了革命道路,也背叛了封建的包办婚姻,却不知他抛弃的正是自己生命中的真爱,于是注定了命运和情感的坎坎坷坷。

他英俊潇洒、博学多才,在坤雅女中教书时是女生们心中的“白马王子”。

他正直、善良,同那个年代许多立志社会变革的革命者一样,充满激情和纯真的理想,富有人格魅力,引导不少青年走上了进步和革命的道路。他身上有知识分子的那种天真和书生气,甚至有时显得有些刻板。在广州起义中指挥战斗时,他和一些知识分子出身的领导人对革命形势估计过于乐观和理想化,对起义的失败负有一定责任;在地下交通线时期,他一时难以辨识本已背叛革命的区达铭的伪装,使得地下斗争形势更加复杂和艰难……

他很有智慧。虽然没有学过军事,也不是行伍出身,但在北伐战斗中,他以豁出性命身先士卒的表率,将一支陷入重围的部队带出绝境,解救了命悬一线的袁昌。

他对信仰无比坚定。即使在广州起义失败后受到“左”倾机会主义者迫害,即使在地下交通线时期受到敌人和叛徒的陷害蒙受不白之冤时,他也从未有过丝毫彷徨。

他对组织无比忠诚。在白色恐怖严重时,出于地下斗争需要,组织安排党员假扮夫妻“错点鸳鸯谱”,使他和梦苏的结婚梦破灭。为顾全大局,他服从组织安排,从而使他和梦苏的情感遭受了更多的波折和坎坷。

他对感情无比执着。虽然起初由于种种原因而逃婚,而一旦与梦苏相爱,他对这份感情便一直坚守,即使面对欧阳春晓热情似火的追求他也从无动摇;当梦苏在阴差阳错中与区达铭的“夫妻关系”弄假成真并生下儿子,麦秋实也曾为此痛彻心扉和失落,但他最终给予梦苏最大的包容和真切关爱。经过漫长的煎熬和等待,他和梦苏终于等来情感命运的转机……

经过艰苦斗争的考验和锻炼,他成长为一名成熟而优秀的革命领导人,后来跟随中央红军北上,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欧阳春晓——广州西关一巨商家的千金小姐。由于父亲从事外贸生意,她不仅从小接受新式教育,而且了解外面的世界,是那个年代的新女性;她聪明活跃,开朗热情,热衷于新鲜事物,甚至将革命当成一种时髦而倾情投入,早期成为学生运动的骨干,是麦秋实开展青年运动的得力助手,对梦苏走上革命道路产生了重要影响;她思想单纯、激进,在反对帝国主义的爱国运动中,她带头抵制身为买办的父亲,使家族生意陷入困境,也使父女间的感情产生裂痕。

她一心爱着麦秋实,希望成为麦秋实在精神和生活中的伴侣,这是她投身革命的最大动力。当确知得到麦秋实的爱情无望时,她的革命热情顿时消退。

由于富裕的家境,她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争强好胜,占有欲强。初到广州的梦苏受骗陷入绝境时,她和父亲给予梦苏无私的帮助,并帮助梦苏入读新式女校,引领梦苏走上自强之路。但当梦苏成长起来,各方面变得比自己更优秀,甚至“夺走”了麦秋实的爱情时,好强的她便受不了了……在经历了北伐和广州起义的生死磨难,经历了白色恐怖下的颠沛流离,加之她对麦秋实的感情彻底无望后,她曾经的理想终于经受不住岁月浪潮的冲刷,她退却了,脱离革命队伍回归家庭,回到了平静的生活轨道之中——她与宽厚儒雅的潘卓南医生结了婚,两个人共同开办具有新式医疗理念的颐养院,并辅佐父亲的生意,走上了实业救国的道路。

陈桂——贫苦的自梳女出身,没有文化,勤劳,能吃苦,做过熟练的缫丝女工。她跟随梦苏逃到广州后无意中卷入工农运动的大潮,从中感受到群众运动的巨大力量,便全身心地投入其中。

她狂热地爱着区达铭,对他充满崇拜,以致无视工友古大章对自己的呵护。当发现区达铭中意的是梦苏时,她竟与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反目。为了得到区达铭她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惜放弃自己的尊严。

最后,当她发现区达铭背叛革命的真相后,她的精神世界、她的生活、她的一切都坍塌了,她陷入了疯狂……

区达铭——工人出身,头脑灵活,能说会道,没有多少文化的他竟能大段背诵马列经典,对任何事都能用自己的逻辑滔滔雄辩,很有煽动力,因此得到了不少工友的拥护,甚至受到一些人的崇拜,成为工人运动的领导者。广州起义失败后,上级要求重用工农出身的干部,使他成为市委领导之一。

他参加革命具有很强的投机性,身居高位后贪图享受。负责交通站工作时违反纪律擅自从账上拿钱,生活混乱。

他很爱梦苏,处心积虑地接近梦苏却始终未能得手,后来竟在广州起义失败处于生死绝境之时,趁人之危强占了梦苏。梦苏无比悲愤,谁知竟怀孕生下了儿子小远,使本已情感多舛的麦秋实和梦苏再次分离。

他好勇斗狠,在各种运动和战斗中都冲在前面。广州起义失败后,好不容易逃亡到香港的他竟然主动要求回到白色恐怖下的广州,以重建党的地下组织。重返广州后,好大喜功的他不顾麦秋实和其他同志的劝阻,坚持搞“飞行集会”等冒险活动,致使刚刚重建的地下组织遭到敌人破坏,他自己也暴露行踪被捕。刚入狱时,他经受住了严刑拷打不吐实情,但当敌人用梦苏和孩子的安危要挟,眼看着患病的儿子小远得不到医治气息奄奄时,他的精神防线崩溃了,背叛了革命。他叛变后受袁昌指派潜回共产党组织内部,给广东地下党和通往苏区的地下交通线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和损失。

他对于陈桂对自己的一往情深始终不屑一顾,甚至视她为玩物,给陈桂的精神带来巨大的摧残;他将自己的一腔真情倾注在梦苏和儿子小远身上。但无论他怎么费尽心机,即使占有了梦苏,有了他们的孩子,却仍然得不到梦苏的心,这使他焦虑而又无奈。

当他叛变的真相暴露,梦苏愤然与他决裂后,他狗急跳墙,因爱生恨,竟嫁祸于梦苏,将梦苏推入厄运的泥沼……最终,他死在了精神恍惚的陈桂的乱枪之下。

袁昌——欧阳春晓的远房表兄。起初也是追求进步的热血青年,与麦秋实、梦苏、春晓等关系甚笃,后因信仰不同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

他一直深深地喜爱梦苏,但不赞成她投身革命。

他信奉“三民主义”。国共分裂后,面对身处敌对阵营的麦秋实、梦苏、春晓等人,他的内心常常处于情与理、公与私的纠结与矛盾挣扎中。

他为人不失正直,行事不失清廉,看不惯国民党内部的贪腐。他一方面在内心深处对麦秋实等坚守信仰、无私无畏的共产党人暗怀敬意,一方面又忠于职守对共产党人施以辣手。

他作战勇敢,富有谋略。从黄埔军校毕业后,一路受到欣赏他的上司提携,迅速成长为一员反共干将,成功地策反区达铭,并派他打回到共产党组织内部。

他是麦秋实等人的主要对手,双方展开着一轮又一轮你死我活的较量与厮杀……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来源:广东省文化学会官方号

 

相关阅读:
中心简介 | 政策法规 | 游戏规则 | 联系我们
  • 广东体彩微信订阅号

  • 广东体彩微信服务号

  • 广东体彩征召